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人老心不老,老而不死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于17岁作为知识青年支边到新疆某矿区工作生活了40多年,退休后回上海市定居。社区免费网站提供了我上网的机会。上网成了我的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
 

城市记忆中的上海风情----蒋家桥17号大院  

2014-08-17 11:49:57|  分类: 故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蒋家桥17号大院    

   上海有条四平路,是从虹口区溧阳路到五角场的一条大路。现在是相当繁华了,不过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是一条比较荒凉的路,是市区通向郊外的一条路。过了临平北路以后(以东)就没有什么店铺人家,就是农村了。 从临平北路以东一直到同济大学、四平路上有三座桥---头道桥、二道桥、三道桥。蒋家桥就是在二道桥向北插进去的一条小路。    

    二道桥顾名思义,那就是下面有条河,蒋家桥路就是沿着这条小河边的小路。不过、那个时候、那条小河到了桥头就堵死了,就到头了。二道桥、实际上也没有桥了,只是路面鼓起一块---一个坡而已。但二道桥作为一个路名还在,这里公交车有个站,到站时车上的售票员就会报站:“二(ni)道桥到了、邮电新村到了” 
          蒋家桥17号离桥头大约有200米。再往东50米河对面就是幸福村(原来叫平民村),沿河边都是农田与农户。 蒋家桥17号也是一家农户,老板姓张,用现在的话来说,是一家养猪专业户。

     蒋家桥17号大院是一个不小的院落,它有包括好几个门牌号(18、19号)的住房以及后面的养猪的大院和一个菜园子。  我们搬进去的时候,张老板已经过世,张师母是一个能干的中年妇女,她开始把她的几个住房租借出去,我家就住在她家的西厢房。不过应该指出,我们住的这种本地房都是带阁楼的的一种-------从屋檐处用木板隔开、上下住人,我们住在下面,老板娘他们住在上面,说话都能听得见。我们的住房也就是2米高点吧。       

      我们搬到蒋家桥17号时、邮电新村还在筹划建设中。从二道桥沿着蒋家桥路的走向幸福村、走向田野的那条小河那时候还在,河水虽不算清澈,但河中有鱼、有水草、鱼虫。  河水应该不深,我见过有人下河用鱼叉叉鱼---在没过胸前的叉鱼人,右手高举着鱼叉猛地一下将鱼叉投出,鱼叉一下就将一条鱼叉住。  

       捞鱼虫的人也是穿着橡皮衣服在水中行走,双手拿着一根杆子、杆子头是一个网。网就在水草中划来划去,不一会就捞到不少鱼虫。        

     我们家是比较早搬进去的一家,我们搬进去的时候、大院里的猪圈还养着许多猪,那清洗猪圈后的恶水就从我们家门口流过,夏天那个嗡嗡叫的苍蝇到处都是,一苍蝇拍打下去,一次能打死七八个。 
      以后房东张师母将她所有的猪都出笼了、卖掉了,改造成房间---当然是又小又矮的房间出租了。   17号、18号19号是原来的住房,还马马虎虎可以住人,而大院里原来的猪圈改建成的住房都是十分矮小的,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不适用于住人的。住的人当然是城市里最底层的人。      

    城市记忆中的上海风情----蒋家桥17号大院 - 戈壁蓝天 - 我的博客

       蒋家桥17号1961年拍摄。这是一座典型的上海本地房,当中是正房、两边是厢房。我家就住在西厢房。原来与正房相通的门封死了,在西边开了一个边门。从边门与屋檐交接处有一层木板将房屋隔成2部分,上面就是所谓的阁楼。阁楼有天窗用以照明,称之为“老虎天窗”。老虎天窗”是上海本地房的一个主要特征。那时我已经去了新疆。这是家人给我寄去的相片。

     17号、18号、19号里的房客是最早搬进来的几家,这几家生活比较好一点。我家与18号的孙家、19号的苏家是职工家庭、有工资收入,住房也比后面大院里的房客好一点。

    
     后面猪圈改成的住房自然是非常差的,又暗又矮又潮。住的什么人我也搞不清楚。
      有一家姓毛的,一个女人家带着5个孩子,也没有工作、就靠捡垃圾为生。那时候的捡垃圾可不像现在、在上海捡垃圾回家就是一个万元户,她们的日子过的非常艰苦,那时候的鸡毛菜不过几分钱一斤,我很少看见她们吃过,都是一点点咸菜、豆腐乳----五六个人就一两块。有时候就是白饭里加点酱油
       蒋家桥17号、张老板的大院转圈住了大约有十几家人家,当中的空地(院子)大约有五六十平方。 那时候自来水管没有接到各房客家,十几家用的是一个水管。 自来水管就在大院里,十几家共用。电灯倒是接到了各家,但只有一个总火表。
        每个月要收一次电费、水费。为收水电费个住户每一二个月总要开一次会。电费一般按灯头算,全体会议决定家家的灯泡不能超过40度。各住户轮流收费。水费开始是按人头算,可是有人家用水多、有人家用水少,为了水费总吵架,后来规定发水牌,按水牌量收费。
       蒋家桥十七号大院、一个大火表、一个水龙头,十几户人家,几十口人一大清早的风景线就是刷马桶。
       马桶是江南人民的必备品,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、冒险家的乐园,洋房里,洋人与高级华人家是有马桶间、抽水马桶的,但一般老百姓家哪能有那洋玩意,不要说抽水马桶、就是马桶间也是没有的。一个七八平方的房子,一家五六口、七八口,挤在一起,吃饭在那屋、用马桶也在那屋。这里吃饭、那里上马桶都是很正常的。
    
    马桶要天天倒,上海这点倒是很好、一大早就有卫生部门的专车来收粪便。时间也是固定的。夏天大约4点多种就到我们那里了,”倒---马桶来---“几声吆喝,家家户户都将马桶。拎出来到到粪便车里。倒完后还有刷马桶、一片刷刷的声音就是我们一天的开始。
     上海的夏天是很热的,那时候我们不要说空调了,就是电风扇也没有。炎热的夏天、屋里根本就无法睡人。我们就把竹床搬到外面(那时候、我们的床很简单,下面就是两条长条板凳、一头一个。竹编的床往上一放就行了)---乘凉、睡觉。
     我们面临蒋家桥路的几家   ---蒋家桥路,一条面临着一条小河的土路、其实也算不上马路,没有车辆来往、行人也很少, 我们就在这土路、在河边乘凉。 后面大院里的七八户人家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三四十口人,穿着裤衩背心或光着膀子就睡在大院里。

   大人们谈家常、孩子们打打闹闹与露天横七八竖的床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风景线。

   十七号大院有许多小孩,不过他们都比我小、何况又都是后搬来的,我其实与他们往来较少。我比较熟悉的是房东张师母的儿子、阿新。他与我年龄相仿。

    阿新为人耿直、憨厚。他妈总是骂他:“寿棺材、戆棺材——-”。我不知道他上学了没有,在哪里上学,但对事物都很爱专研、爱钻牛角尖。有一次夏天,天非常热,那个地面晒得滚烫。那时我已经是中学生了。中国的学生都是死读书、白痴一个。地面有多烫、有多少度?我说、不会超过36度,天气预报说的。阿新不相信,他就拿了个温度表放到地面上、在猛烈的阳光直射下,没有多久温度表就被晒爆了。当然阿新又挨了他妈一扽臭骂。

     前面的叙述都是1958年以前的事,1958年底我就到新疆去了。几十年来、蒋家桥17号大院发生了巨大是变化。
    
    先是门前的河道填死了、后是蒋家桥的居民动迁了。 原来的猪圈住房变成了高楼大厦、现代化的住房。有的住户还分到了好几套房子。
  
  
蒋家桥大院没有了、 蒋家桥路前面的河道也没有了。没有了刷马桶的刷刷声、也没有了夏日乘凉的喧闹---这一切都成了少年时代的记忆。但、少年时代的上海风情它永远陈留在我的脑海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